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

阿母的故鄉

我回來了!我的故鄉!
當車開進兒時記憶的產業道路,內心是這樣說著,也是幫阿母說的。

這篇文章本在一個半月前,應該就要寫了。

那天,
我帶著感恩的心到牡丹拜訪大舅,我想阿母是開心的,也是想要跟她大哥分享,她的小兒子終於完成終身大事。        
















慢慢駛進,如來程時的時光廊道,越近越熟悉。
兒時,穿著紅色外套,伴著阿母回娘家;
大舅養的火雞,瘋狂的攻擊,我慘烈的狂哭、沒有方向的跑給牠追。
最後,當然是舅媽救了我。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火雞不在了,阿母娘家還在。
我們都長大了,大舅還是一樣親切,一樣惦念。
回到牡丹,其實多了很多小時後跟阿母的鏈結,
而這卻是我跟阿母唯一的記憶。

另一個聲音,
是火車壓過鐵軌,喀絡、喀絡、喀絡慢慢駛過,
總是劃破大舅家原本的安靜,
此時,這些火雞、鵝、狗,便會互相叫囂,
而久了,也是一種音瑟和鳴。
但現在變成普悠瑪、不是平快車了。


無論外在環境進步或變化,
不變的是那份情感,那份記憶,那份真心。
大舅邀請我共進午餐,
吃著自己種的蔬菜,聽著他描述他現在平時的生活,
也聽出一個人對自己無法掌控的未來。

我那天吃了好多,
心想多為阿母這一份,多吃一點。
心想多為阿母,陪他大哥聊聊,
心想,我今天除了代表自己,也是阿母的代言人。
心想,
大舅,很疼阿母。
盼能從我身上,讓他可以感受到,她的妹妹一直都是敬重他,
盼能從我身上,讓他知道我們也很尊敬阿母的大哥。

恍如昨日的言語與承諾,
未能帶著老爸與大舅聊天,
這個來不及完成的承諾,
又將是我記憶中,人生裡的新增遺憾。

大舅,
我知道您跟舅媽相聚了,
我知道您跟阿母也相會了,
在那我們未來也會前往的國度,
妳們一定要繼續互相扶攜,
妳們一定要放下羈絆,
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,
我們不會忘記你們的。